龙虎 >体育 >中国男网陷入恶性循环:缺成绩、缺关注、缺赞助 >

中国男网陷入恶性循环:缺成绩、缺关注、缺赞助

2019-10-29 11:41:22 来源:工人日报

  

  澳网亚太区外卡赛及青少年外卡资格赛昨天在深圳落幕。罗湖体育中心会聚了亚太地区尤其是中国14岁到25岁的众多网球新锐,希望从这里登上大满贯的金字塔尖。但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这些仍处在金字塔基的选手登顶之路越来越窄。这条路不仅淘汰率高,更缺乏足够的支持,让中国男子网球选手陷入缺成绩、缺关注、缺赞助的恶性循环。

  男网塔基渐萎缩

  在中国,不知道有多少家庭是在李娜的鼓舞下将孩子送入网球兴趣班。但业余网球热的同时,不少体育地方队却出现了男子职业网球队伍萎缩的现象。

  历经3小时3盘苦斗、抢救4个冠军点、抢七击败日本对手后,15岁的杭州少年吴易�m第一次拿到大满贯青少赛的入场券,为所属的浙江队争得荣誉。浙江队的成绩堪称高效,因为他们的男子一队只有吴易�m与何叶冲二人。“像1994、1995年龄段有几个队员就不走职业路了,改上学去了。”吴妈妈说。

  浙江队不是个例。吴易�m的双打搭档、17岁的江西队选手吴昊说,他在队里连练球的队友都没有。“像我这么大的,就我一个了,20岁的一批全部退役了,我只能和两个大点的女选手一起练球。”

  上学还是打球,这是个问题

  上学还是继续职业之路,这是20岁上下的中国男网选手难以取舍也难以兼顾的两个方向。

  超达网校校长郭涛坦言中国的大学缺乏网球的专业训练体系,即使有尖子去了大学也难以上升。而天津名将常雨还是选择在25岁退役,成为天津体育大学的一名学生。他的目的是改行。常雨表示,他确实想过要到大满贯赛场上奋斗,其世界排名也上升到了300名出头,“但对男球员来说,300名意味着职业生涯刚刚冒头,而我已经受困于伤病和年龄了。我花了两年时间,证明职业路没有太大希望。”他说。

  本次外卡赛,北青报记者遇到不少昔日网球名将,从江苏的曾少眩到北京的杨伟光,如今纷纷转型当起了教练。“当陪练,当教练,还有在业余圈里打比赛挣奖金,反正都比在国内当职业选手挣钱多。”一位教练介绍道。

  少年尖子看不到希望

  六七岁就选择了网球,花费十年光阴却对职业前景不再抱希望,这样的少年天才不在少数。他们认为,地方队的教练配置、水平、政策上的支持力度不够,让他们看不到晋级职业赛圈的希望。

  近一年来,吴昊和吴易�m组成搭档出来打比赛,感觉比留在队里和女队友练习有所长进,“算是用比赛代替训练了。”出来闯荡的吴昊身边没有教练。“因为队里就一个教练,他出来了,队里就没有人了。”吴昊说,他现在几周才回省队一次,报销差旅费用。

  没有陪练还能以赛代练,但吴昊不满的是整个队里没有体能教练,“像打高水平的青少年比赛,打到四强阶段,就感觉体力跟不上了。没有体能教练指导,不知道该怎么练,赛前赛后热身、恢复、拉伸都得自己来。”

  男一号赞助难敌小花

  缺乏支持的不仅是吴易�m、吴昊这样的年轻选手,即使是目前排名国内男网第一的张择,论吸引赞助能力,甚至拼不过女网小花徐诗霖。

  中国男网国家队教练姜惟表示,吴迪和张择是中国男网排名最高的,也只有他俩有网管中心每年40万元的补贴,加上地方队的40万,两人一年有80万来支付团队和参赛费用。

  80万元够花吗?张择的瑞典大牌外教内斯特隆姆年薪就要80万。张择说:“我的赞助就是服装,还有球拍。”相比之下,16岁的徐诗霖已签约经纪公司,胸前也贴上了某款手机的logo。

  吸引不到赞助,政府拨款的地方队几乎就是家境平平的青年选手们赖以成长的唯一平台。“ 浙江队培养吴易�m,我们为浙江打全运会,这是必须的回报。没有浙江队,吴易�m没有地方练球。”吴妈妈透露,队里只有在去年全运会期间拉到过一二百万的赞助,“平时给男网拉赞助太难了。开始我们想,中国有钱企业多得是,赞助网球选手的企业为什么这么少?我们真不知道怎么敲开这扇门。”

  本报深圳专电 记者 褚鹏

(责任编辑:胡母腊芙)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